• <big id="1i13r"><strike id="1i13r"></strike></big>
  • <li id="1i13r"><ruby id="1i13r"></ruby></li>
    <acronym id="1i13r"></acronym>

    新聞資訊

    酒文化Wine culture

    首頁 > 新聞資訊 > 酒文化 > 詳細信息

    酒,靈感的誘發劑
    來源:安徽省運酒廠集團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3-12-28   被閱讀2234次

    杜詩《飲中八仙歌》道:“李白斗酒詩百篇",極寫酒對催發李白詩興、詩才的神異力量。古今不少詩人、文豪、畫家、書法家,都與酒結緣,因酒而興致勃發,才思陡涌,下筆有神,酒酣墨暢,不僅李白為然。酒對于文學藝術的妙用是當事人和旁觀者都有共同的體會,得到一致承認的。

        西方有些美學家,如尼采,也提到“酒神性格";西方、印度、波斯、阿拉伯的文學家也常常詠酒,寫與酒有關的故事,但從數量或質量上比較,都遠遠不及中國文人與酒的關系之廣、之深、之密。中國文學藝術史是和中國酒文化史難分難解的,文學藝術中處處充溢著 酒氣。

        中國文學史一開始就和酒打上交道,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就有三十篇,即占十分之一的篇章提到酒。 而大量關于酒的詩篇都在大、小《雅》,尤以《小雅》為多。這因為,《風》詩大都是民歌,《雅》詩則是士大夫中上層人士的詩。當時酒還是奢侈品,為平民所難得, 自然不能形之于民間歌詠。大小《雅》共為一百一十一篇,而詠酒者最頻,如依此計算,出現灑的詩的比數就 很可觀了。

        《楚辭》中也幾處出現酒,如《九歌》中,“奠桂酒兮椒漿,,(《東皇太一》),“援北斗兮酌桂漿,,(《東 君》),但詩人沒有描寫過自己喝酒,《漁父》篇中還說了“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話,雖系比喻,也不妨理解為屈原并非酒人,然而正因為非酒人也不能不詠酒漿,更 顯得文學是何等離不開酒。

        詩、騷以下,中國文學作品不涉及酒的只有極罕見的例外;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酒人中,文學家也占極大的比數。草草數來,漢代的司馬相如賣過酒,曾以鵡鵲襲換酒;揚雄有載酒問字故事,凡向他求教奇文異字者須以酒作酬,納酒成了繳學費;三曹都有詠灑的詩歌,曹 植還是耽酒誤事的癮客;孔融的最大志愿是“座上客常 滿,搏中酒不空";魏晉之際的稽、阮和竹林諸人更是千古知名的酒徒;南北朝以后,如陶謝、鮑庚、李杜、 韓柳、劉白、歐蘇、陸辛、關鄭馬白以及明清小說、劇曲的杰出作家,人人飲酒,詠酒,寫酒,多數還是酒量 超群的大酒徒。以上所舉的還只是歷史上第一流作家 中的一部分,如要逐一羅列,光舉舉姓名就可盈編累牘。面對著這樣一部酒與文學聯姻的歷史,敢說任何人窮畢生之力也無法將文人與酒的軼事掌故收羅齊全。

        因此,中國文學中詠酒的詩詞文賦的數量之多,要統計完全而不遺漏也絕難辦到。試從公元一世紀至十一世紀這千年中專門以酒為主題的作品略加瞥視,僅限于大家名作,只取美文體裁而不及書啟詔告之類的應用文,主旨不在酒(如歐陽修《醉翁亭記》之類)者不列,略加存錄,已是洋洋大觀:

        文賦:西漢未的揚雄有《酒賦》建安七子之一的王集有《酒賦》;曹植有《酒賦》;如伶有《灑德頌》;晉.張載有《鄙酒賦》;梁江總有《勞酒賦》;隋唐間王績有《醉鄉記》、《五斗先生傳》唐皇甫混有《醉賦》、白居易有《酒功贊》、《醉吟先生傳》z陸龜蒙有 《中酒賦》;皮日休有《酒箴》;宋·蘇軾有《濁廖有妙 理賦》、《酒子賦》、《洞庭春色賦》(洞庭春色是酒名人《中山松自要賦》。

        詩詞:漢樂府以酒為題(不以酒為題者,即使全篇 詠酒的也不列)的有《鼓吹曲辭·將進酒》,《四廂樂歌 .上壽酒歌》,《橫吹曲辭·高陽酒人歌》,《雜曲歌辭· 飲酒樂隊《雜曲歌辭·前有一搏酒行》,《清商曲辭· 宴酒篇》p魏代曹植、王柴、劉禎各有《公宴詩》,稽康 有《酒會詩》七章晉·陸機有《宴玄圃詩》,陸云有 《宴會詩》,陶淵明有《·飲酒二十首》、《連雨夜飲》、《止酒》、《述酒》;梁·范云有《當對酒》、《對酒》,庚信有《對酒歌》等十四題,唐詩傳至今者較多,酒詩就無法 計算,題中出“酒,'字的詠酒作品多少不等的名詩人有王績、李麟、儲光馨、高適、韋應物、杜甫、賈島、戴 叔倫、韓愈、柳宗元、孟郊、元旗、白居易、李賀、陸龜蒙、皮日休等二十余人。單以詩仙兼酒仙李白一人而言,其作品除集外詩六十余首以外,確鑿可靠的各體詩 今存八百五十余首,據明代詩人周履靖編的《青蓮筋詠》共計有詠、酒的五七言各體詩歌七十五首,其實這數字遠不完全,周氏是據題中出“酒"、“宴"、“酌"、“醉"等字樣的詩來計數的,詩中涉及酒乃至通篇詠酒的,當近二百篇之數。北宋人(十一世紀以前)以酒為主題,題中又明書“酒"字的詩人和作品不少于唐人, 不贅舉。就詞作言,詠酒者有歐陽修《采桑子》(畫船 載酒西湖好)等十三首中的八首,另有《定風波》(把 酒花前欲問他)、《洗溪抄》(十載相逢酒一危)等十余首;蘇軾《蝶戀花》(別酒勸君君一醉)等十余首,黃 庭堅《西江月》、《醉落魄》等四首。僅就這些名家的上選之作,略加演繹,就足夠寫一本酒文學史的材料了。

        酒和文學的因緣,還因酒是人們日常應酬的常用品而加密。文人獨酌固然能助詩興,催詩情,集宴歡飲尤能句動彼此間的詩興和詩情的交流。歷代詩人因此 有大量的即興酬酵之作,詩人的酒會又常順理成章地成了詩會。這些文人詩酒之會常是文學史上的佳話,早如西漢梁孝王劉武宴集文士于兔園,命枚乘賦柳,路僑 如賦鶴,公孫詭賦鹿,鄒陽賦酒,公孫乘賦月,羊勝賦 屏風;其中韓安國賦幾不成,被罰酒,大概是文人詩酒 會之始。漢武帝于元封三年在柏梁臺宴集群臣,君臣聯句賦詩,每人一句,每句用韻,世稱“柏梁體"。不但 開創了一種詩體,也是后來聯句詩的最早記載。

    99RE久久精品国产首页,97SE综合亚洲影院,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2,在线视频 偷拍网